ACGdoge

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gelmannt3周前

01/25
16:16
八卦

既是开发伙伴也是型月粉丝,4Gamer 采访型月 Studio BB 工作室总监新纳一哉(节选)

既是开发伙伴也是型月粉丝,4Gamer 采访型月 Studio BB 工作室总监新纳一哉(节选)

在 4Gamer 的这篇采访中,新纳一哉作为多年的型月粉丝与现在型月旗下工作室的总监,说明了 Studio BB 工作室本身的定位与发展方向,型月原本团队继续按照自己的步调开发型月自身的游戏,Studio BB 则是负责开发型月相关的游戏作品,预定 2020 年夏季前可以有工作室作品的具体发表。作为武内崇和奈须蘑菇的伙伴,新纳一哉希望能够与二人紧密合作共同开发游戏,而作为型月粉丝则希望二人能够集中在型月已有作品的制作开发上。

2019 年 8 月 3 日,因《月姬》和 Fate 系列被熟知的型月,宣布为了挑战全新的游戏开发而成立新工作室「TYPE-MOON studio BB」,而这个新工作室的总监是参与了「Fate/EXTRA」「世界树迷宫」「勇者斗恶龙建造者」等系列游戏的游戏开发者新纳一哉的新闻,瞬间就在型月粉丝群体间传播,成为很大的话题。《月姬》重制版会如何?会做 Fate/EXTRA 游戏的续作吗?或者是会诞生完全新作游戏吗?究竟型月为什么会设立全新的工作,我们采访了应该被称为话题中心人物的新纳一哉。由于「studio BB」工作室的游戏目前正在开发中,所以没有具体内容公布,但是我们听到了关于工作室目标方向性和新纳先生对于游戏开发哲学等颇有意思的话

——今天还请多关照,型月新工作室设立的新闻在 2019 年 8 月末公布,很多粉丝惊讶的同时也对今后的展开充满期待,所以这次希望能采访关于新工作室的种种事情。

新纳:宣布成立「studio BB」工作室时,得到的反响之大远超预期令人惊讶,出生以来自己个人的名字第一次进入到 twitter 趋势当中,到处有认识的人来打招呼,再次切身感受到到了型月粉丝之多,必须要制作出能够回应粉丝期待的游戏,感受到了相当大的压力。

——因为新纳先生之前是「Fate/EXTRA」游戏的制作人,所以可以理解新纳先生加入到型月,但我们还是很在意新纳先生究竟是和型月有着怎样的缘分?

新纳:在 Altus 开始制作《世界树迷宫》游戏时大概是 13 年前吧,一边参与游戏开发一边也在摸索下一个要制作的游戏,就我个人来说也是《月姬》粉丝,所以曾经去拜托型月让我们制作《月姬》相关的游戏,这是我和型月最初的接触点。

——也就是说是新纳先生去接触型月的吧

新纳:是的,当时也不知道如何与型月取得联系,现在我还记得自己是在型月官网的咨询页面取得预约这件事,但是当时型月也正好处在 Fate 相关作品的开发时期,所以那时和型月一起工作的愿望没能实现。之后我加入了 IMAGEEPOCH 公司,那时还是想做一部型月世界观的 RPG 游戏,当时比起《月姬》感觉 Fate 更有实时感,所以提出了 Fate 相关的 RPG 游戏提案。

既是开发伙伴也是型月粉丝,4Gamer 采访型月 Studio BB 工作室总监新纳一哉(节选)

——这就是后来的 Fate/Extra 系列吧

新纳:是的,在上次会面的时候我就了解到奈须蘑菇喜欢有趣的事情,因此就想要尽可能的提出具有强烈冲击力的作品提案,于是带着相当的科幻意识提出了「在月球发现的太阳系最古老的物体 3cm 的四角立方体 Type-Moon 是可以能够实现所有愿望的万能许愿机」这样的企划书。虽然后来企划中 Type-Moon 名字改成了 Mooncell……是因为太羞耻了,所以才改了名字!

顺带一提,在企划非常初期的阶段也提出了 「Fate/EXTRA CCC」的计划,因为非常喜欢樱,所以想要做一款在迷宫里被很多的樱追赶的游戏,当时就只是这个脑洞而已(笑),虽然就个人来说认为实现度在 50% 左右,但能够实现真的是很高兴。

既是开发伙伴也是型月粉丝,4Gamer 采访型月 Studio BB 工作室总监新纳一哉(节选)

——说到樱的话,在 EXTRA CCC 游戏中 BB 是一个关键人物,而新工作室的名字果然也是源自 BB 吧

新纳:在思考工作室名字的时候,就想随意取个带着 Type-Moon 前缀的名字,比如 Studio A、Studio B,「既然是 B 的话那就取名成 BB 吧」,就以这样的感觉决定了工作室的名字,对于自己来说 BB 是个非常熟悉的词语,在进行全新挑战的时候,就好像也能感受到 BB 这个词语在守护着我。

——关于 Stuido BB 设立的经过是怎样的?

新纳:在 Studio BB 之前,我是在 Square Enix 的第三开发事业本部,设立这个工作室是从对 BOSS 吉田直树(《最终幻想 14》的制作人与总监)提议「和型月一起做个游戏吧」开始的

——居然是那位吉田先生吗,是个很有意思的组合呢

新纳:那时自己担任总监参与制作的《勇者斗恶龙建造者 2》开发工作差不多快要结束,所以就提出和型月共同开发下一款游戏的企划,吉田先生也颇有兴趣,但是因为公司的时间和人员编成问题,结论是虽然可以花费相当的时间启动企划,但无法迅速开始,自己非常认真的为这该怎么办而烦恼。我自己也已经 40 多岁,在从游戏行业引退之前还能做几部游戏呢?因为自己现役时间不长了,所以想要直接做自己真正想要做的游戏,先做一个不同的游戏企划,等有朝一日再做自己想要的游戏,自己无法这样等待。

——原来如此,于是新纳先生就叩响了自己真正想要做的游戏的总本山型月的大门吗?

新纳:是的,考虑了各种各样的方案并和型月方面商量,武内崇说「既然这样的话在我们型月内部制作的话是否比较快」,所以说并不是从很久之前就计划设立新工作室,而是非常突然的成立一个新工作室,因为是从寻找新工作室的办公室开始,充满了各种初次体验,非常辛苦。

——Studio BB 也在募集人才,看到工作室实景真的是感受到是从头开始,另外我们也很在意为什么要设立新工作室,型月原本就在进行游戏开发的工作,所以应该可以在型月原先团队中制作游戏。

新纳:「型月是从同人社团发迹,将近 20 年的时间成员几乎没有变动的公司,所以有着花费很长的时间制作游戏的公司文化,在这种情况下主机游戏开发者很难融入风格不同的型月员工中」这是武内崇的意见,另外也被建议「虽然型月会出力帮助一起工作,但是开发本身还是设立新工作室独自进行比较好」,因此决定成立  TYPE-MOON studio BB 工作室来开发游戏。

——这样说的话 Studio BB 和型月的游戏开发是分开进行的吗?

新纳:是的,型月是以自己的步调开发现在正在做的游戏,而另外和型月相关的游戏则是由 Studio BB 开发。

——在 SNS 上,型月设立新工作室的新闻中有着「那部作品的开发终于本格化了吗?」的话题引发热烈讨论,但看来并不是那样的吗?

新纳:并不是啊,但我们现在正向着 5、6 年之后型月自身与 Studio BB 全力合作制作游戏大作的目标而努力着,和武内崇、奈须蘑菇也是这么说的。

——非常在意这会是什么样的游戏,话说回来,Studio BB 制作的游戏会是什么方向的作品?

新纳:虽然现在还在无法公开的阶段,无法详细说明,但是现在正在考虑三部游戏企划,其中一部游戏企划已经正式开始开发,这是一款和其他开发公司共同制作的中型规模游戏。另外 Studio BB 自身可以完成开发的一部小型游戏预定 2020 年初开始制作。无论哪部游戏,作为刚才所说的大型游戏的一步,为了都是追求表现型月世界观和提升 Studio BB 工作室实力的作品,自己的心情就是自己描绘的游戏大作能够以满足的形式完成的话,自己从游戏行业引退也挺好。

——不不,不过确实,想到在自己引退之前还能做几部游戏的话,会有各种各样的想法吧

新纳:我和武内、奈须说过相同的话,制作游戏的数量是有限的,所以要认真看清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全力以赴的去做,每一部每一部游戏都要重视

——虽然您说工作室已经决定制作几部游戏了,但作为型月内部的工作室,Studio BB 会考虑制作基于奈须蘑菇所描绘的世界观的作品吗?

新纳:这是当然的,因为我自己就是奈须蘑菇制作的型月作品的粉丝,我认为基于奈须蘑菇的世界观制作游戏非常重要的事情,但是与单纯的基于已有作品的续作或者是外传或许有所不同,因为也有着几乎是新作的游戏,希望大家能够期待这些作品。

——看到「Fate/EXTRA」「世界树迷宫」「勇者斗恶龙建造者」这些新纳先生参与制作的游戏,期待新工作室应该也会制作很多优质 RPG 游戏的人也很多

新纳:非常感谢,抱歉现在能够说的很少,但在 2020 年夏天之前,我想可以进行一些具体发表。

——现在的开发团队规模有多大?

新纳:现在包含自己在内开发团队有 7 人,总监、企划、编剧、程序员、2D 美术、3D 美术、企划经理各一名,聚集 3D 游戏制作 STAFF 的话很容易变成一个大规模团队,所以现在组成了一个小规模适合制作 2D 游戏的团队,在招聘完成后(2019 年 12 月 16 日结束招聘),程序员还会增加三人左右,十个人组成这个工作室。

——工作室也会和型月合作推进开发,所以很期待会诞生出怎样的游戏作品。

新纳:就工作室而言,自然希望和奈须蘑菇和武内崇紧密合作制作游戏,就作为型月粉丝的个人而言,希望这两个人能够集中在型月本身游戏的制作中。制定相应的计划,应该要慎重的保持平衡吧。

既是开发伙伴也是型月粉丝,4Gamer 采访型月 Studio BB 工作室总监新纳一哉(节选)

——从内心期待着《月姬》游戏重制版和《魔法使之夜》续作的粉丝真的很多,话说回来工作室开发的游戏登陆平台决定好了吗?

新纳:因为希望尽可能多的人玩到工作室游戏,所以没有决定特定平台,想要扩大平台范围,现况来说预定游戏会登陆 PS4、NS、PC 平台,Xbox One、智能手机、云游戏平台登陆也在讨论中。

——在 studio BB 工作室中新纳先生的位置是制作人兼总指挥吗?

新纳:是的,暂时想要兼任,不过也是想渐渐的交棒给年轻人,能够委托的部分就交给年轻人放手去做,因为我无论如何都想要写游戏企划,希望能够形成集中力量的制作体制。我憧憬的是《勇者斗恶龙》的制作人堀井雄二先生,应该明确指示要点的部分去指示,应该教给下属的就去教,除此之外的事情就交给团队成员发挥,如果能实现这样的制作风格就太好了。

——也在持续培养后辈呢,引退后,团队按照这样的风格制作游戏,您收到自己喜欢的游戏的话,果然还是会很高兴吧

新纳:我想尽情的玩够之后,然后抱怨一番(笑)、

——另一方面作为型月的粉丝,您也有想要与型月深化关系的心情吧,如果可以的话,请告诉我您在型月作品中特别喜欢的要素。

新纳:唔……个人来说觉得购买月姬读本是型月粉丝真正的开始,所以特别喜欢的要素果然还是死徒吧,在 FSN 的衍生小说《二世事件簿》改编的 TV 动画中腑海林之子登场,有着「哦哦哦!在这里登场了!」这样的感动,还有就是在 FGO 中彷徨海出现时。

——「在这里居然出现了那个名字!」这样的惊喜,也是型月作品有意思的地方之一。

新纳:是的,因为奈须蘑菇非常重视世界观,作为制作游戏的一方,要如何使用角色和世界,既有困难也有快乐,

——所谓型月专用术语变得庞大,剧本层面上需要注意的地方也变得更多。

新纳:关于 Studio BB 制作的游戏,我是想以不破坏游戏氛围的程度对型月的专用术语一个一个简单易懂的进行说明,最近型月的粉丝也增加了,自己也无法把握的设定也在增加,秉着想要和型月新粉丝一起从头开始学习型月世界的想法去制作游戏。新加入的编剧塚田耕野先生,也是作为型月作品的执笔编剧新规参加,在学习上也很辛苦吧

塚田耕野与新纳也在《勇者斗恶龙建造者》系列游戏制作中合作,由新纳招揽到 Studio BB 中。塚田评价新纳在剧本上的造诣很深,指摘也非常的严厉,加入 Studio BB 后塚田的想法是率直的「又要开始辛苦的日子了」,而作为母体的型月也有着奈须蘑菇在,在这个意义上讲塚田也感到了很大的压力。

——说到型月的作品,我想更期待剧本的粉丝也很多

塚田:是的,不过奈须先生对我说「压力越大,作为编剧的经验值就越多」,我想以此为鼓励,写出让大家都满意的剧本

——刚才塚田先生说感受到了压力,新纳先生也感受到了与以往不同的重压吗?

新纳:是的,很早之前的型月老粉丝,从 Fate/EXTRA、FGO 入坑的比较新的型月粉丝,型月粉丝的层扩大,对于开发者来说需要考虑的事情肯定变多变难。

——从同人社团时代的《空之境界》和《月姬》开始算的话,型月也有 20 年的历史了。

新纳:带着 Fate/Extra 企划去型月时,型月说「作为 Fate 系列的最终作也好,希望你能随心所欲的去制作」,这句话我印象深刻,虽然《Fate/Extra》是 2010 年发售的游戏,但从那之后 Fate 系列人气也一直长盛不衰。

——Fate/Extra 的发售也有着向世人展示「也可以制作不继承 FSN 故事发展的 Fate 作品」的重大意义,成为了 Fate 系列的一个重要的分歧点,这之后各种各样的 Fate 系列衍生作品发表,扩散到全世界,FGO 进一步扩散传播,成为了某种祭典一样的状态。

新纳:但没有不结束的祭典,而且如果 10 年后还要举办祭典的话,就必须从现在开始的铺平通往下一次祭典的道路,对于 Studio BB,也想凭借制作新游戏为此出力。

 

既是开发伙伴也是型月粉丝,4Gamer 采访型月 Studio BB 工作室总监新纳一哉(节选)

本文链接: https://www.acgdoge.net/archives/31562,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