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Gdoge

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gelmannt3年前

01/2
14:12
八卦

地震对自己和日本社会的影响,新海诚谈《你的名字》为何与以往不同走 Happy End

地震对自己和日本社会的影响,新海诚谈《你的名字》为何与以往不同走 Happy End

《你的名字》相较于以往新海诚作品在剧情上最大的不同就是最后走了一个 Happy End,而之前新海诚的作品则是走有情人无法长相厮守的剧情路线带给观众青春的感伤,在接受赫芬顿邮报日本版的专访中,新海诚本人提到了《你的名字》剧情走向的转变原因是 2011 年东日本大地震给日本社会和自己带来的巨大影响,新海诚也提到自己成不了宫崎骏那样的日本国民级别动画监督,还提到自己其实并不信什么命中注定邂逅之类的,人生就是通过各种偶然而出来的。

——《你的名字》票房超过 200 亿成为空前大热的作品,您自己预想到这种情况了吗?

新海诚:不不,我完全没想到会这么火,可能连发行方东宝都没想到

——您认为《你的名字》能够吸引这么多人去电影院观看是因为什么?

地震对自己和日本社会的影响,新海诚谈《你的名字》为何与以往不同走 Happy End

新海诚:这个原因并不是一个,而是可以举出很多,RADWIMPS 制作的音乐,电影的视觉表现力,田中将贺先生的角色设计,作画监督安藤雅司先生负责的画面,还有就是背景美术团队制作的精美的背景画面。在这些原因中如果要举出一个特别的原因我认为还是《你的名字。》的故事引起了观众很大的共鸣。《你的名字》的故事分成两个层面。

表面上的故事男孩遇到女孩,少年与少女相会,少年失去少女,想要再次见面,《你的名字》的故事沿袭了传统的少年与少女相会故事的套路,我觉得日本的年轻观众现在渴望需要这样直白的少年与少女相会的故事。潜藏在少年与少女相会故事之下另一个层面是,少女通过梦中的事情从灾害中拯救众人的故事。2011 年后我们日本人经常会思考「如果我变成了你的话」,换言之就是在某处也许存在一个和现在的自己完全不同的自己。「如果自己在那个时间那个场所」、「如果明天东京就发生巨大自然灾害」,与其说是我们的同情心增加了,更多的是这种发生巨大自然灾害的可能性经常摆在我们眼前,下意识的就会这么想。

《你的名字》的故事从那女交换身体开始,在乡下的三叶和在东京居住的泷交换了身体发生了搞笑的故事,后来就变成了泷思考「如果自己在那个消失的小镇居住的话」的故事,我们在 2011 年以后经常想想的「如果我变成了你」的想象力在这部动画中就存在,也许无意识中就将作品和很多的日本观众联系在了一起。

——《你的名字》的最后三叶和镇上的大家成功躲避了灾难,您自己是想做一个「救灾」的故事吗?

新海诚:并不是这样,我只是单纯的想做一部让观众觉得幸福的作品,在电影院看了这部作品能够感觉幸福,《你的名字》故事最重要的部分就是泷拯救三叶,通过不断的思考「我如果变成了你」,最后变成了「我要拯救你」。但这只是本作故事隐藏的比较深的一层,最表层的故事还是少年遇上少女的浪漫故事,所以最好还是少年与少女必须再会,如果二人没有再会的话这个故事也就没有真正的完结,泷和三叶的再会是从一开始就决定好的,我没要考虑过这之外的结局。

——您之前的作品像是《星之声》、《秒速五厘米》是男女主角最后分开的结局,那么《你的名字》为什么会变成了一个 Happy End?

地震对自己和日本社会的影响,新海诚谈《你的名字》为何与以往不同走 Happy End

新海诚:我觉得这种变化和自己年龄增长当然是有关系,但 2011 年东日本大地震也和这个变化有很大的关系,2011 年以前我们总觉得「日本社会就这样一成不变」,当然还是会预想到人口减少经济规模萎缩,日本一点点衰退,但感觉「不变的日常生活」还是会一直继续下去。为了在这样一个世界生存下去,就需要在不变的日常生活中自己提取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便利店也好,延迟的电车也好,为了生活下去从细微之处自己提取发现有意义的事情是很重要的。

在这种氛围下,与其做一个初恋男女幸福在一起的故事,我觉得更需要的是「失去初恋对象但继续生活下去」从丧失感中提取生活意义的故事,但 2011 年之后这个创作前提崩坏了。

城镇不会永远都是城镇,早晚有一天会消失,就和《你的名字》中泷在面试时说「东京不知何时就会消失」一样,在这样的氛围中我们继续生活,所以这次就必须做一个面对失败和分离决不放弃,最终获救得到新生的故事,果然在 2011 年之后大家对于生活的追求已经起了变化。

——在这样的时代氛围下,您的心情也是如此吗?

新海诚:是的,我觉得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你的名字》的企划是从什么时间开始的?

新海诚:2011 年东日本大地震之后,给东宝提出最开始的企划书是在 2014 年的 7 月,我在 6 月大概花了 2 周的时间写出了企划书

——您在企划之初就考虑过地震灾害吗?

新海诚:在《你的名字》的企划书中,有一个作为周期性灾害的彗星设定,地震也是一种周期性很强的自然灾害,2011 年以后很多日本人都想我们就是生活在一个定期山崩地动的土地上。《你的名字》并没有考虑过以地震灾害作为主题,但作为 2011 年之后构思的故事,就很自然的在故事中加入人们居住的地方被周期性的事物做成影响的设定。

——作为自然的构思,《你的名字》变成了劫后余生的故事

新海诚:还真的是这种感觉,虽然难以言喻但是在 2014 年时「之后要做的故事就是这样」的感觉很强烈,对于内容并不迷茫,而经过了一年的时间进行细节设定制作时,就对故事构成犹豫和迷茫,不过基本的故事大纲最终做出来的成片和一开始的构想没有任何变化。

——回到一开始说的少年和少女相遇的话题,《你的名字》是描写了分离的男女最终重逢,也可以看成是与命中注定之人的再会,您自己相信与命中注定之人的相会吗?

新海诚:我自己不信这种事啊,但 RADWIMPS 的野田洋次郎先生,神木隆之介还有上白石萌音三位都说自己信这事。也许是工作的不同导致的吧,我认为基本上人生是由无法控制的众多偶然积累而成,即便是与谁相会,如果我没有来到东京的话就遇不上,如果我没来到东京的话我可能也就不会做动画了,一念之差人生的走向就完全不同了

也许有人将其解释为命中注定,但相较于命中注定,我感觉是偶然相遇,但是我也理解在偶然相遇后寻找这份偶然的原因,如果考虑相遇的理由的话,大概就是缘分、命运之类的词吧

——那按照您的这个解释,三叶和泷并不是命中注定的相遇了?

地震对自己和日本社会的影响,新海诚谈《你的名字》为何与以往不同走 Happy End

新海诚:不,在电影中还是写命中注定相遇的故事,但这次我没敢去写「为什么和三叶交换身体的是泷」,在故事中三叶和谁交换身体是必须的,为了救大家或者说为了救自己,三叶与别人交换身体是必须的,但是交换身体的对方是泷并没有必然性

——这是为何?

新海诚:「和三叶交换身体的必须是泷」这是从结果来看,对于观众来说这就变成了不可能和自己交换身体的故事,在脚本会议的时候也有人问为什么交换身体的对象是泷,这要有理由的话反而没用,如果去探求三叶和泷交换身体的必然性,就会让故事可能性缩小,感觉可能连我们人生的可能性都被缩小了。

——这次的电影您想向观众传达什么?

新海诚:从一开始就是想让观众享受这 107 分钟的电影,因为是难得的剧场版动画,所以想要画面精美、音乐扣人心弦、故事展开无法预料,让大家有哭有笑,想让观众觉得看了这 107 分钟的电影真是太好了,制作目标很明确的就是做一部娱乐电影。

这是我第一次对于做娱乐电影有着这么强的愿望,如果观众能享受这部电影的话,自己就十分幸福了,也实现了自我价值,在此基础之上想带给大家的是「如果我成为了你」这样的想象力,《你的名字》如果是一部能刺激观众这样想象力的作品就好了。

——《你的名字》与东日本大地震后的日本人的感想有共通的地方

新海诚:是的,「自己变成了谁」的换位思考是同情心和感同身受的基础,在想着别人很痛苦的时候给从未谋面素不相识的人捐款,为了不认识人的遭遇而流出眼泪。这是在作品娱乐性之上的基本素养,想通过《你的名字》的故事让大家学习到共感与同情,而这培育的共感对于现实世界还有自己的人生也有帮助,对于人类来说最重要的能力之一就是与他人共感和换位思考。

如果通过自己的工作能让这个时间变得稍微美好一点就好了,在这次制作《你的名字》动画时,也想象过「自己如果变成了不是现在的自己的话」,例如这次《你的名字》很走运的票房大卖,或许在别的世界还存在一个《你的名字》票房没有大卖的新海诚,果然在某处存在着一个不是现在的自己的自己。如果用《你的名字》来说的话就是也会存在一个没有三叶的世界(平行世界)

——新海诚监督您原来是一边在游戏公司上班一边自己制作动画,之后变成了动画监督,这在一般从基层动画制作者做起成长为监督的动画制作行业中是很特殊的成长经历,为什么您想要做动画呢?

新海诚:当然很重要的原因是我喜欢动画,想要描写自己现在正在生活的世界,游戏也是一种创作物可以带来和小说、电影相同的感动,不过我在的公司主要做的是奇幻风格的 RPG 游戏(Falcom)

当时每天都是在公司做和剑与魔法有关的游戏,虽然还挺快乐的,但是每天都是早晨 6 点起床穿西装打领带挤着满员电车上班,做最后一班电车回家。当时距离自己家最近的车站还要骑自行车去,在回家途中去便利店买饭,半夜 1、2 点在便利店吃便当,再看看书就过着这样的生活,自己想做的东西和自己过得生活并不相同。

自己的生活嘛,比如公寓的铁质楼梯,便利店的看板,想要做有这些东西出现的作品,这就和自己所在的游戏公司的方向性产生了不可调和的偏离,所以就开始自己制作与自己日常生活相近的动画作品,就是想要肯定自己的日常

——与其说是做动画,不如说是您是在自己咀嚼品味自己的日常生活?

地震对自己和日本社会的影响,新海诚谈《你的名字》为何与以往不同走 Happy End

新海诚:我选择动画还有就是自己单纯的喜欢画画,我喜欢那种让人看了一目了然的绘画表现,我初一的时候在电影院看了宫崎骏的《天空之城》给了我强大的冲击,现在我还记忆深刻。看了《天空之城》才觉得「云彩是那么漂亮」,《天空之城》的背景美术将云彩的魅力摆在观众眼前,看了《天空之城》后再看现实世界的天空,感觉通过作品告诉了我世界上还有如此复杂美丽的事物。我觉得通过绘画可以将自己对世界的看法带给他人,正因为如此绘画这种艺术形式长盛不衰,也正因如此我才喜欢绘画

——现在也有人说您是下一个宫崎骏,对于您自己来说宫崎骏监督是怎样的存在?

新海诚:宫崎骏监督和我完全不一样,宫崎骏监督作为动画监督是日本国民作家,也许是日本最后一位国民级作家,在日本夏目漱石和村上春树谁都知道,谁都看过这些人的作品,这些人就是国民级的作家,但是现在这样国民级的作家在渐渐失去,伴随着价值观的多样化,在网上就有源源不断的娱乐内容可有享受,反复观看一部电影作品的情况已经减少了

大家都有各自喜欢的作品,这样一来国民级作家就很难出现了,而宫崎骏先生可以做到国民级作家,他的压倒性的才华与能力还有时代赋予了他成为国民级作家的可能性,所以我想以后宫崎骏监督那样的人是不会出现了吧

——新海诚监督想要成为那样的国民级作家吗?

地震对自己和日本社会的影响,新海诚谈《你的名字》为何与以往不同走 Happy End

新海诚:不想,这次《你的名字》是偶然的和社会和观众联系在了一起,但宫崎骏监督他的人生本身就是和日本社会牢牢联系在一起,这样的人我觉得是不世之材,自己的作品能有 1、2 个和世人产生紧密的联系已经是很稀有,《你的名字》对我来说就是这样的一部作品,但我自己完全不觉得今后还能继续制作出这样的作品

——那您之后想要制作怎样的作品?

新海诚:目前自己也不清楚,每次都是找一个主题拼尽全力的制作,自己想要一直坚持的就是与观众联系在一起,想要继续为观众创作动画。

——新海诚监督您是在比较特别的职业经历中成为了动画监督,在某种意义上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而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没有实现自己的梦想迷茫的生活着,您有什么想对这些人说的吗?

新海诚:我并不会传达什么积极的话语,不会说「只要一直坚持努力总有一天会实现梦想」这样的话,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刚才说了也许《你的名字》票房没有大卖的新海诚也存在着,现在我还觉得自己的商业出道作《星之声》不适合自己,因此对于想要做监督、做动画制作者,想要成为创作者的人要说点什么的话,我觉得创作是要对别人有点帮助的工作,虽然和警察、医生这样对社会有着很大帮助的工作不同,不过创作还是一个帮助别人生存生活的工作

自己也是在创作物的帮助下生活下去,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在通过创作帮助别人的同时也是帮助自己,从创作作品来考虑,能不能火能不能卖出去是一回事,重要的是要为自己创作的作品而骄傲自豪。

地震对自己和日本社会的影响,新海诚谈《你的名字》为何与以往不同走 Happy End

本文链接: https://www.acgdoge.net/archives/14101,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