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Gdoge

谈天论地涨姿势

@gelmannt6月前

06/3
10:21
八卦

就是两个字「随性」,《东京喰种》作者石田スイ与富坚义博对谈交流漫画创作心得

就是两个字「随性」,《东京喰种》作者石田スイ与富坚义博对谈交流漫画创作心得

富坚义博的《全职猎人》第 33 卷单行本在今天正式发售,距离上一次的第 32 卷单行本已经有了 3 年半的时间,最近富坚还重开了《全职猎人》的漫画连载安排西索和团长进行生死大战,而为了纪念《全职猎人》第 33 卷单行本发售,以及《东京喰种:re》的最新卷单行本将在 6 月 17 日发售 Jump 安排了《东京喰种》作者石田スイ画了 69 页的讲述西索过去故事漫画分镜稿,同时还安排了石田スイ访问富坚义博的工作室,二人共同交流创作心得,而富坚义博在对谈中告诉石田スイ的心得就是两个字「随性」。顺便富坚还挖了一个自己画西索前传的坑。

就是两个字「随性」,《东京喰种》作者石田スイ与富坚义博对谈交流漫画创作心得

石田スイ本人是《全职猎人》和富坚义博的粉丝,走上漫画家这条道路也和《全职猎人》有点关系所以才有了这次的西索前传分镜稿和与富坚义博的对谈。本来这个企划是源于 Jump 编辑部的漫画编辑们的妄想,和富坚义博商量了以后富坚表示没问题,而石田スイ则是很重视这次创作机会,想要了解更多富坚对于整个猎人世界观的想法和设定以便更好的创作,不过富坚表示自由创作就好,最后石田带着自己创作完成的分镜稿亲自去富坚的工作室让富坚本人阅读评价。

就是两个字「随性」,《东京喰种》作者石田スイ与富坚义博对谈交流漫画创作心得

石田:从开始创作到正式完工,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富坚:没关系,你也要在杂志中连载漫画耗时长一些也是没办法,我看了以后觉得非常棒,因为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的页数(69 页)我很吃惊

石田:自从让我画西索过去故事的这个企划成立,我的脑子里就一直在构思这个分镜稿,虽然我比较擅长画战斗场景,但是一想到这部作品是要给自己敬重的富坚老师看,无论如何也不敢马虎不能让人看到差品,还要以自己的观点构筑《全职猎人》的世界观,在创作中考虑了各种各样的事,感觉这个分镜稿的创作经历了一年的时间,经常有进两步退一步的情况。

富坚:全职猎人在某种程度上是什么世界观都能接受,不用考虑我的想法,自由的进行设定就好,石田先生创作的这部作品并不是什么草稿或者草图而是认真画过的分镜稿

石田:是的,平时我是不会这么画的

——这次的分镜稿是关于西索的故事,石田先生在《全职猎人》中最喜欢西索吗?

石田:对,我初中时第一次描摹漫画,描摹的就是西索,那个画面是在天空斗技场战斗后,洗澡散发的西索,真是非常帅气

就是两个字「随性」,《东京喰种》作者石田スイ与富坚义博对谈交流漫画创作心得

富坚:我也很喜欢竖着背头的角色散发的样子,这种漫画演出是受到了《湘南暴走族》主人公的影响,平时留着飞机头的主人公突然散发真的是非常帅气,我也要在自己的漫画中塑造这种感觉,《幽游白书》中的幽助也是这样

富坚:我很喜欢《东京喰种》漫画中的铃屋什造也很喜欢《全职猎人》中的西索,他们脑子都有点问题,对于受伤十分高兴,《全职猎人》漫画中也有这种受伤欢天喜地的场景。

石田:这次开始画分镜稿后有一段时间我不喜欢自己画出来的东西,有时刚画完就立马认为画的不行需要重来,总是在想如何让故事更有趣,我的责任编辑都说「如果总是这样想的话什么漫画都画不出来了」

富坚:确实对于漫画家来说「不知道什么故事才是有趣的」是最可怕的事情

石田:是的,感觉在创作时掉入了云山雾海之中,自己如同是在富坚老师的基础上进行二次创作,作为漫画家这样真好吗?总之脑子了考虑了很多的事。在原作漫画只有要西索登场的页面我都贴上了小标签,后来发现西索台词中出现的扑克牌花色根本就没什么规律

富坚:哈哈那些花色是我凭直觉画的

石田:没有什么特别的规定吗?

富坚:几乎没有,就是让自己带入到西索的角色中去用心感受,梅花和方块使用上有什么区别我没想过这事

石田:我自己分析了一下,方块出现是一般是西索认真的时候,梅花出现时则是西索在思考的时候

富坚:因为完全是凭直觉画的,也许会出现这样的倾向吧

石田:西索的身上有太多的谜团,所以很难画,希望富坚老师能给点关于西索的提示

富坚:西索最重要的就是反复无常,在自己想着如何做的时候西索的身体就已经开始行动了,比起太多突然改变西索总是迅速随意行动,本篇漫画和这次的分镜稿中都是如此,只要给予西索周围环境和战斗的设定,西索就会迅速开始行动,很好的奔放活力。不过我也对于西索这个角色稍微控制了一下,西索本可以是更加奔放的,这里还是有点遗憾

富坚:当你无法控制角色时往往漫画会变得更有趣,漫画创作一开始要有一个大概的故事,但实际画漫画时角色可能会有和故事线路完全不同的台词,当漫画家觉得这句台词和这个角色很配,只能是舍弃掉最初的故事设定,但果然这种临时改变设定的事很有趣

——富坚老师对石田先生这次创作的西索前传分镜稿有什么印象?

就是两个字「随性」,《东京喰种》作者石田スイ与富坚义博对谈交流漫画创作心得

富坚:西索利用自己的能力让手绢遮住犯人的脸,这种念能力的使用方法,之前我在创作本篇漫画故事中也想到过。虽然是别人创作的,但构思确实很有意思。石田先生画的犯人也很好非常符合角色设定,应该说石田先生笔下的人物都是如此,即便是粗犷大叔的脸也十分美形我想这是石田先生的天赋,战斗分镜也很有速度感

石田:十分感谢,在之前的一版废稿中我本来设定西索出生在一个非常富裕的家庭享受着富足的生活,或者是相反出生在非常贫穷的家庭,但是感觉实在是违和,如果西索过去是一个沉默不语的角色,感觉就不再是西索了

就是两个字「随性」,《东京喰种》作者石田スイ与富坚义博对谈交流漫画创作心得

富坚:挖掘角色的过去是件很困难的事情,无论准备了什么样的故事都要想能否超越读者的想象,我倒觉得一些语焉不详的过去更有魅力,例如在石田先生的分镜稿开头看到西索倒地大家就会想这是为什么呢,能够以这种风格画西索的故事我真的很高兴

石田:那么富坚老师心中对于西索过去的设定是什么呢?

富坚:没有设定,我是尽量不考虑过去的事,不过总有一天说出比这次石田先生创作的作品更前一点的西索的故事比较好吧,但是追溯到哪个时间点还是挺难的

石田:我很好奇!

富坚:我的精神年龄大概是初二到高二之间,我想画一下西索那个年龄段的故事,还有西索之前的家庭环境,父亲母亲什么的都想稍微说明一下

石田:在我自己个人对西索的印象里,总觉得西索没有对自己父亲的印象,西索没有受到父亲的影响吗?

富坚:自我至今创作的漫画中,包含主人公在内有时候是单亲,很多角色都有各自的家庭环境,现在我的父母还健在是很常见的家庭结构,不过在漫画的世界中老爸老妈总是碍手碍脚的

石田:确实我也是这么想的,有时候也觉得在作品中的父母都是搅局的,例如《星球大战》杀父,《高达》的故事是在和父亲死别后开始,在创作中是不是有父母不在会更好的理论呢?

富坚:是这样的,漫画中的父母基本上是采取和主角相反的立场,例如《全职猎人》中的小杰,放在现实世界只是个小学高年级的孩子,要是让这个年龄的孩子和父母好好的说我要去进行一个危险的旅行,父母肯定会强烈的反对,所以一开始就没有父母最好,让小杰把寻找双亲作为自己冒险的目的。

石田:原来如此

富坚:话说回来这次石田先生画的西索前传分镜稿开头部分的场景,和我想画的西索前传漫画很像,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画出来,看了石田先生的分镜稿后再故事开头西索倒地前的故事还是白纸一张,我觉得这部分可以有自由创作的空间。

石田:虽然创作时很苦恼但是富坚老师如此肯定我,我很光荣很高兴!

富坚:请不要太期待,总有一天会画出来给大家看的

石田スイ 的西索前传分镜稿

就是两个字「随性」,《东京喰种》作者石田スイ与富坚义博对谈交流漫画创作心得

本文链接: http://www.acgdoge.net/archives/9326,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