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Gdoge

谈天论地涨姿势

@gelmannt2年前

05/14
23:02
八卦

日本记者眼中的中国御宅,东方、舰娘、LoveLive!为何在中国受到欢迎

日本记者眼中的中国御宅,东方、舰娘、LoveLive!为何在中国受到欢迎

一年前我曾经翻译过《日本记者眼中中国的ACG&同人展》,时隔一年同一位作者再次带来了关于中国御宅群体的采访纪实,这次这位记者关注日本亚文化在中国广受欢迎的原因,与上一篇文章相同本文的结尾依旧有着作者闪瞎眼的亮点。

“嗯,怎么说呢,最近在中国年轻人中最受欢迎的ACG题材就是 LoveLive!、舰娘、东方,这三个题材在中国很火基本上是提到ACG就会想到的关键字”

住在上海的王晖(30岁)说到这里就两眼放光,王先生在平时正常工作的同时也会时时注意日本的亚文化动向,在微信和微博上王先生拥有众多的粉丝,他经常会发布ACG资讯的速报。

在日本提到LoveLive!、舰娘、东方也会有人表示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笔者也是如此。一年前我在中国南京的同人展中看到舰娘本子时大吃一惊,舰娘是将旧日本海军的舰船美少女拟人化后的网页游戏。

“旧日本帝国海军的角色在中国居然大受欢迎,这绝对是胡说吧!”当时我在心中是如此吐槽的,不过有时现实要比小说还离奇,日本国内也知道从很早之前的《聪明的一休》、《哆啦A梦》到后来的《海贼王》《名侦探柯南》等日本动画在中国广受欢迎的事实,但是中国喜爱ACG的年轻人的口味也是在不断进化与发展的,现在中国的御宅与日本的御宅通过网络几乎是同步的狂热的获取关于ACG的一切信息。

因此我对“在中国年轻人都喜欢日本什么亚文化呢?为什么喜欢这种亚文化呢?”产生了兴趣,笔者针对中国年轻人进行了采访,随着采访的深入,我发现中国人正在无意识的追求一种“中日共同点”

“额要说LoveLive!吸引力在哪的话,不就是九名女高中生的强烈角色属性吗,在9位小姐姐中你肯定能找到自己最喜欢的一位角色,自己一路鼓励着支持着见证着小姐姐的成长,这就和推AKB48某个特定成员一摸一样”(王先生)

LoveLive!是一个二次元偶像企划,讲述了九位女生成长为偶像的故事,以这个故事为基础推出了相关的小说、漫画、动画。

一位在上海居住了解ACG文化的妹子也给出了相似的观点

日本记者眼中的中国御宅,东方、舰娘、LoveLive!为何在中国受到欢迎

“LoveLive!在中国受到欢迎是由多重因素造成的,LL的动画、个性丰富的角色、声优的Live、LL的手游等等共同促进了LL在中国的人气爆发,在2月末上海举办的同人展Comicup上,很多COSER都是出LoveLive!,而LoveLive!中星空凛的声优饭田里穂也来到CP现场,收到了疯狂的欢迎”

在CP活动现场饭田里穂演唱LL的角色歌曲,而且这场活动同步连线至香港、台湾、韩国,而在会场中也有很多出东方的COSER。

东方Project是日本ACG在中国人气御三家之一,东方简单说是由同人社团上海爱丽丝幻乐团制作的PC弹幕射击游戏,东方project的缔造者神主Zun与东方中的角色以及衍生的同人音乐在中国也广受欢迎。

日本记者眼中的中国御宅,东方、舰娘、LoveLive!为何在中国受到欢迎

日本秋叶原与中国的时差:0

LoveLive!、舰娘、东方三者在日本御宅圣地秋叶原是人气爆火的作品,受到众多日本年轻人的欢迎,但是这三部作品在中国十几岁二十几岁的年轻人间也有着广泛的市场,以前日本的电视剧、动画在进入中国受到欢迎方面总会与日本本土存在时差,如今这种时差不复存在,时空的距离不复存在,中国年轻人人也和日本年轻人一样理所当然的在接受着同一题材同一作品的日式ACG文化熏陶。

例如我之前提到的舰娘,这部作品似乎总会让人联想到中日的那场战争,但是中国御宅族完全没有犹豫的就接受了舰娘这部作品,在中国的年轻人身上完全感受不到对那场战争的“禁忌”。

不仅如此王晖还告诉我,“95后的年轻人都是通过虚拟的网络空间来互相交流,所以住在首都北京与住在稍微偏远的贵州,获得的信息量以及获得信息的速度并没有显著差别,在网络世界中中国的地域差距与经济差距也几乎感受不到”

以舰娘为例,这个敏感题材的作品。在中国网络上是无法看到正版动画,但是在上海居住的上海萤飞文化创意有限公司社长西塚正基和我说:“只要使用特殊的软件还是有不少中国年轻人可以通过BiliBili会员限定的方式看到舰娘动画”,最近中国也正式开始购买日本动画的播放权,例如土豆、爱奇艺等视频网站的动画频道,“中国网络上都是盗版的偏激观点也在一点点改边”,这已经超出了笔者的预期,看来中国在对待日本动画方面还真是日新月异。

知名度也许比不上舰娘,但也是以拟人化作为卖点的《AP黑塔利亚》在中国也有着不错的人气,AP是轴心国Axis Powers的英语缩写,黑塔利亚是废柴的意大利(ヘタレなイタリア)的日语缩写,黑塔利亚按照世界各国的风俗人情,将各个国家拟化成人并展开一段段历史喜剧,

另外初音未来与V家,以及NIco上的唱见舞见在中国也广受欢迎

日中另类的桥梁,变态日本人山下智博

日本记者眼中的中国御宅,东方、舰娘、LoveLive!为何在中国受到欢迎

另一方面与动画不同,在上海出现了受到欢迎的“现实日本人”——山下智博,山下智博2012年移居上海,在上海生活,并与年轻人的交流中山下智博确信动画等亚文化是连接日中关系的最强工具。

“在中国御宅这词指的是喜欢日本动画也就是喜欢二次元的人,而这些看动画的中国御宅对日本人的印象就是一个词‘变态’,但他们几乎没有见过真正的日本人,那么让自己成为中国御宅心目中刻板印象的变态日本人不是挺有趣的吗?”于是当山下智博带着名叫皮卡丘的充气娃娃出现在上海各个漫展同人展时,引起了极大的反响。

之后山下智博在Bilibili上制作自己的迷你电视剧,现在他已经在微博上拥有22万多粉丝,在山下智博类似行为艺术的基础上,那些对日本亚文化感兴趣,想要直接接触认识日本人的中国年轻人,通过社交网络被传递了各种与日本有关的信息

义理、友情、人情、面子——中国人的感性在渴望着日本的亚文化

在上海我看到日本的动画游等亚文化产物在中国不断进化,文化输入不存在时差,文化传播不存在隔阂,为什么日本的亚文化在中国受到欢迎呢?研究中国京剧的专家,对中日文化艺术比较以及亚文化比较了解的明治大学教授加藤彻指出:

“日本动画和电视剧中,对义理、友情、人情、面子等人际关系以及家庭关系进行了深刻的描写,被这些感情描写所吸引的中国人不在少数,中国人与日本人都是有着七情六欲有着欢乐与悲伤的普通人,如同日本人对三国志中刘备关羽的生存方式产生共鸣一样,同样是东方人,中国人与日本人在不知不觉中有着自己的共通点。

日本动画片在60年代也是面向小孩子,而在70年代后出现了《明日之丈》《鲁邦三世》等面向青年的动画,在中国更多的动画是面向幼儿,日本动画的深邃度以及日本动画中出现校园恋爱、校园社团活动,让不能体验这种梦一般生活的中国年轻人对日本动画充满了向往与憧憬,因此这也是日本亚文化在中国广受欢迎的原因之一。

在笔者的新书《中国人为什么成为日本马桶的俘虏》中讲述了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位15岁的中国少年成为了厨师学徒,每天工作13个小时以上,回到肮脏的宿舍中已经疲惫不堪,缩入无人的被子中也常常感到寂寞难免,而唯一能够安抚他心灵的就是日本动画。

日本记者眼中的中国御宅,东方、舰娘、LoveLive!为何在中国受到欢迎

“那时我经常缩在被窝中一边偷偷的哭一边看AngelBeats!,被褥散发着臭味床边经常有老鼠出没,即使是在这么脏的环境中,只要看到动画就感觉很幸福,在看动画的那一瞬间就会将烦恼的事情全部忘掉,日本的动画浓缩着温暖人心的人性,总有一天我要买下堆起来像一座小山的日本动画BD,也要出很多COS,也要去日本旅行,为此我要咬紧牙关拼命努力!”

中国人喜欢日本动画的理由是日本人都没注意到的“宽容性”

“在中国从小给孩子们灌输的教育是:人生奋斗目标的排序是先为国家、再为世界、最后为个人。这是中国社会体制影响下的教育理念,即使是动画也不能够嘲弄政府部门、权力机关,但在日本动画像《哆啦A梦》中大雄那样的废柴也可以成为主人公,大雄是那种生性懦弱胆小一旦遇到难事就只会依靠哆啦A梦的废柴,但是这种人性弱点,引发了在激烈社会竞争中的中国人的共鸣,大雄的遭遇正是每个人都有可能面对过的,因此哆啦A梦的故事让人心生温暖。EVA中的主人公碇真嗣是个逆来顺受阴郁的孩子,在中国是不可能出现以碇真嗣这种阴郁性格的人作为主人公的动画/电视剧,什么样的孩子都可以有梦想,谁都可以成为英雄!这就是日本动画在中国真正的魅力!

中国人如此热爱日本动画的原因就是:连日本人自己都无法意识到的日本社会的宽容性以及对弱者的温暖。(翻到这里才发现是软广Orz)

译者后记:

这是当年前往南京同人展吐槽中国阿宅在Live应援水平上“如同地方出身的乡巴佬第一次来动东京巨蛋的偶像演唱会”的记者中岛惠女士时隔一年左右再次关于日中御宅文化的采访纪实。虽然全文读上去像是给日本写的软文推广。

但其中的几个点还是没有说错的,例如“什么样的孩子都可以有梦想,谁都可以成为英雄!这就是日本动画在中国真正的魅力!”“日中文化传播的零时差”等等,看完这篇文章先别急着拿此文章喷国产动画,你看原文中也提到了“60年代的日本动画也是做给小孩子看,直到70年代后出现了《明日之丈》《鲁邦三世》等青年动画”,虽然国产动画目前来看确实低龄向居多,但未来只要有上进心国产动画并不一定就那么不堪。

全文最感人的地方就是那位15岁学徒的自白,看动画久了我们可能已经变成了人肉追番机器人,只知道每季追追追新番却忘记了当年自己开始看动画开始追番时的初心,路上的风景如此美丽可能已经让我们忘记了自己是如何踏出第一步的。

说来也巧,一年后的今天我已经离开了顺网动漫离开了上海来到了北京,虽然还是在做二次元产品还拿着远远高于以前的工资,但也渐渐的遗忘了当年要选择从事ACG行业的激情与理想,从天津随处可见的书报摊,到上海临港4年微博账号的付出,到钦州北路的正式入职,再到天地软件园的离职,最后到北京三里屯的创业,勿忘初心无论怎样对于日本动画以及亚文化我们都是要且行其珍惜。

BTW在离职时没好意思说的那句话这次也可以说出了:感谢顺网,再见顺网”

日本记者眼中的中国御宅,东方、舰娘、LoveLive!为何在中国受到欢迎

本文链接: http://www.acgdoge.net/archives/564,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