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Gdoge

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gelmannt2周前

02/1
20:23
动画漫画

想要传达「动」画的有趣之处,CG World 专访《别对映像研出手》制作人崔恩映

想要传达「动」画的有趣之处,CG World 专访《别对映像研出手》制作人崔恩映

2020 年 1 月新番必看动画之一必须要有《别对映像研出手!》这部动画,三个女高中生(鬼才)各司其职成立映像研社团挑战制作动画的剧情,硬核的动画作画、运镜知识,再加上浅草氏的那句「在我的世界中这就是最强」的台词,真的会激发出某种创作欲望,看了这动画即便不实际动手也会在脑中像浅草氏一样开始想象自己设定的「世界」。CG World 在 26 日刊登了对《别对映像研出手!》制作人尹恩彩的专访,作为 Science SARU 的董事和这部动画的制片人,崔恩映不仅说明了在这部动画企划和制作方面的想法,也提到了汤浅政明监督和 Science SARU 公司的目标,不仅仅是照搬原作,而是不断挑战传达给大家「动」画的有趣之处。

想要传达「动」画的有趣之处,CG World 专访《别对映像研出手》制作人崔恩映

——请教您关于《别对映像研出手》漫画决定动画化的经过

崔恩映:契机是 NHK 的坂田淳制作人向我们提案「要不要将《别对映像研出手》动画化」。汤浅政明监督因为没有时间看漫画,所以很多时候并不知道在企划会议上成为话题的作品,但是关于《别对映像研出手》,汤浅监督表示「啊,我知道这部漫画,很有趣」,总觉得网络上粉丝们的「希望汤浅政明监督将《映像研》漫画动画化」的评论也传达给了汤浅监督本人,汤浅监督似乎也读了原作漫画,调查漫画的原作版权。Science SARU 公司中的 STAFF 中也有很多《别对映像研出手》漫画的粉丝也是决定性的因素之一,在动画制作方面,STAFF 的热情是非常重要的,我认为仅仅是「想让这部作品变得有趣」的心情就能推动制作顺利进行,产生制作优秀作品的力量。

——您对《别对映像研出手》这部作品是什么印象?

崔恩映:首先作为一名读者,是被其画面的可爱所吸引,在参与企划的过程中,感觉到这是与Science SARU 公司目标方向相匹配的作品,我们制作动画时最注重的是向观众传达「画面运动」这个最原始的乐趣。不是像插画增加一张画面的密度,而是想通过连续的画面运动,通过动画这一表现形式,制作出让人不由得心跳不已令人期待的戏剧作品,如果是《映像研》的话就可以诞生出这样的动画作品吧。特别是我被三位主角愉快的制作动画的身姿所吸引,实际的动画制作常常因为非常辛苦导致非常痛苦,但《映像研》这部作品虽然触及集体制作动画的困难,也在角色对话中交织着幽默,在动画化企划阶段就决定了,动画要像漫画原作一样,制作一部以动画制作的乐趣为焦点的作品。

想要传达「动」画的有趣之处,CG World 专访《别对映像研出手》制作人崔恩映

——在描绘动画制作的乐趣这点上,有哪些挑战?

崔恩映:三位主角制作的动画怎么让观众看上去有趣是个很大的问题,因为在漫画原作中有三人制作的动画令观众入迷沉浸其中的描写,所以在动画中我们必须制作出与其相符的影像,为了能给动画带来说服力,想要形成一个不仅是汤浅政明监督,还能包含 STAFF 们大量创意的制作现场。这部动画的副监督是作画出身的本桥茉里与制作进行出身的山代风我,启用了拥有不同工作经历的 STAFF 也是为了想要创造出一个点子创意自然而然涌现出来的制作环境。持有不同视角的两位副监督加入也会注意到更多的事情,对于原作漫画的理解也能进一步加深,Science SARU 的 STAFF 们是整体在挑战《映像研》动画的制作。

想要传达「动」画的有趣之处,CG World 专访《别对映像研出手》制作人崔恩映

想要传达「动」画的有趣之处,CG World 专访《别对映像研出手》制作人崔恩映

——顺便问一下,是什么时候决定这部动画要在 NHK 播出的?

崔恩映:这次是从最初阶段就以在 NHK 播出为方向进行企划,实际上 Science SARU 没有制作过在地面电视频道播出的动画,30 分钟一话的动画我们也只有制作过《恶魔人crybaby》的经验,作为 30 分钟一话的动画,对 Science SARU 来说做完《恶魔人crybaby》的下一部就是做《映像研》,仔细想想的话还真的是很极端,但是在制作动画的时候,我认为作品面向社会如何传播也是个重点。《恶魔人 Crybaby》中是含有过激描写的作品,所以这部动画与不需要考虑表现规制的网络配信平台相性很好,但《映像研》我感觉原作的画面就和 NHK 的相性很好,在作品企划上如果搞错了最初的设置,即便想出了好的制作点子,也不得不根据媒体平台来改变具体的动画表现,可能会陷入意料之外的事态,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导致作品的魅力渐渐消减,制作现场干劲丧失,动画制作不仅仅只有现场的实际制作,还必须要注意事前准备。

想要传达「动」画的有趣之处,CG World 专访《别对映像研出手》制作人崔恩映

——Science SARU 从 2013 年创立开始,就在动画制作工作中引入了 Adobe Flash 软件(现在叫 Adobe Animate CC),请教一下这个经过

崔恩映:2003 年的时候我在英国的大学学习动画制作时,不用纸而是在数字设备上作画已经是理所当然的,虽然作为学生时不能很好的运用 Flash,但后来有了在海外动画工作室工作的机会,那时遇到了使用 Flash 软件制作动画的 STAFF,虽然那个技术非常出色,但是因为是海外的动画,动作运用的是卡通风格,看惯了日本的动画的话,在表演上会有看上去比较夸张的部分。之后为了让这些 STAFF 适应日本的动画,就尝试到 layout 为止采用手绘,之后的制作工作使用 Flash,结果非常的顺利,因为完成后的作品与手绘动画几乎没有区别,所以确信日本的观众也可以接受这样制作出的作品,但遗憾的是企划自身流产了,没有能够将这个研究结果以动画作品进行发表的舞台。之后在我制作普通的动画时,海外动画《探险活宝》的特番决定由汤浅政明监督负责制作。

——第六季的「Food Chain」成为了设立 Science SARU 公司的契机

崔恩映:是的,那时法国动画工作室的制作者也参与了制作,我们有着如果使用 Flash 的话可以更有效率制作动画的自信,有着在Science SARU 公司中尝试实现这个目标的干劲。在「Food Chain」中,可以做到两名制作者,在 2 到 3 个月制作时间,制作出 13 分钟的动画,如果没有使用 Flash 的话,这么少的人在短期内是不可能完成制作的。

想要传达「动」画的有趣之处,CG World 专访《别对映像研出手》制作人崔恩映

——Science SARU 官网上也写着 Flash 可以提升制作效率,具体来说 Flash 可以减轻哪些工作负担?

崔恩映:比如纸质作画的情况下,如果最初不将原画扫描成电子版,就无法进入到下一步的工作,数字化作画的第一个优点就是消除了扫描这步工作。虽然动画的数字化制作工具很多,但这其中 Flash 拥有出色的自动补帧功能,在动画制作中有一项工作是以描绘动作重点的原画为基础由动画师绘制中间帧,使用 Flash 的话软件可以自动补帧,虽然也需要配合日本动画风格进行调整,但可以跳过一个制作步骤。还有作画检查时的反馈也很迅速,在需要返工重画的时候可以马上进行修正等等等等,Flash 真的是非常有效率的制作工具。

——原来如此,Science SARU 能够在 2017 年之后创作出很多的动画作品,这个速度感可以认为是由 Flash 支撑的吗?

崔恩映:是的,2017 年上映的《宣告黎明的露之歌》是完全使用 Flash 软件制作的动画,最初负责运用 Flash 的 STAFF 就 3 个人就开始这部动画的制作,虽然制作工期是 1 年,不过以这样的制作体制能够完成作品多亏了有 Flash。另外使用 Flash 可以凭借相当少的人数进行动画制作有助于制作效率的提高,通常的剧场版动画需要几十名制作者参与,也会导致时间的浪费。

想要传达「动」画的有趣之处,CG World 专访《别对映像研出手》制作人崔恩映

——在《映像研》动画中什么样的画面使用了 Flash 制作?

崔恩映:在镜头非常靠近角色的画面和反向拉伸的画面经常使用 Flash 制作,在手绘的场合线条可能会变粗可能会变细,但是使用 Flash 的话线条可以保持一定的粗细所以非常有用,上色也可以迅速的确认,在挑战新表现的原画卡很多都使用 Flash 软件进行测试。但是《映像研》和之前的《宣告黎明的露之歌》不同,并不是全篇都要使用 Flash 制作,第一话中设定画的世界中就是手绘画与 Flash 制作的画面混合使用。如果强行使用 Flash 制作所有画面,反而会有让制作变得复杂的情况,当初我们引入 Flash 软件是作为制作动画的手段,用 Flash 软件制作动画本身不是目的,我们认为 Flash 是为了制作出优秀动画现阶段的制作工具之一。

想要传达「动」画的有趣之处,CG World 专访《别对映像研出手》制作人崔恩映

——崔小姐也担任过原画和动画监督,这些经验是怎样活用在动画制片人的工作上的呢?

崔恩映:制片人就是在被给定的工期中,为了实现目标高效的进行制作调整的工作,因此就需要有一眼洞见作品优秀之处的审美眼光,在此基础之上,工作现场的经验是作为制作人重要财富。比如即便公司中有优秀的制作者,但如果不了解那个人到底在哪方面能力出色的话,也无法让他出色的能力在动画中活用。请求 STAFF 修正作画的时候也是,要求制作人拥有能够想象出完成的动画影像会有怎样变化的能力。在有限的时间中只能提升 1% 质量的修正,和使用相同劳动力可以提升 20% 质量的修正,如果必须做二选一的选择,当然是选择后者,但也有可能无法做出这样的判断做出错误选择,这种情况不断积累会导致作品整体影像质量产生差异,洞穿作品优秀之处的能力真的非常重要。

——以制片人的视角来看的话,Science SARU 的优势体现在哪里?

崔恩映:灵活性,以工作室成立时迎接法国制作者为起点,Science SARU 中聚集着有着各种各样理念的人才,因此进行新的挑战的时候也不否定,能够以开放的心态面对。如果在只有蓝色集团的地方,突然出现了红色大概会感到困惑吧,但以颜色来形容 Science SARU 的话,那就是彩虹色,不断的吸收新技术,掌握优秀的动画表现,这是包含汤浅监督在内全体 Science SARU  STAFF 的优势。

——汤浅政明监督的作品经常被评价为「独一无二」,这也是因为其挑战精神吧?

崔恩映:是的,汤浅监督在自己亲自动手制作新作品的时候,必定会采用实验性的尝试,在尊重原作分析作品魅力的基础之上,也会加入动画所特有的附加要素,如果只是将漫画原封不动的做成动画,最终就只读原作漫画就好了,如何表现出动画的魅力,这是在动画企划阶段就着力注重的部分。这样的挑战如果在制作现场受到反对的话就无法实现,为了将产生的创意实际影像化,就必须要有执行力,Science SARU 是兼具灵活性和执行力的动画工作室,今后也会通过《映像研》动画传达出动画的乐趣。

 

想要传达「动」画的有趣之处,CG World 专访《别对映像研出手》制作人崔恩映

本文链接: http://www.acgdoge.net/archives/31593,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