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Gdoge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gelmannt1年前

11/23
19:46
八卦

山本宽:我的革命也可以说是为了拯救たつき监督而发动的

山本宽:我的革命也可以说是为了拯救たつき监督而发动的

在之前 WUG 新章动画第一话播出时,WUG 动画的前监督山本宽与 STAFF 们举办了一场通宵聚会,还通过网络直播平台直播,山本宽更是提到之后的三个月将是「革命的三个月」,之后山本宽又成立了一个「日本动画热爱会」与傻宅势不两立,而在最近的山本宽采访中,山本宽说自己发动的革命可以说是为了拯救たつき监督而发动的…………

山本宽:我的革命也可以说是为了拯救たつき监督而发动的

山本宽在采访中说去年,业界最黑暗的一部分暴露了出来,发生了各种各样的问题,这行业完全变成了疑心暗鬼的地方,山本宽就对周围的人说要歇业,但山本宽的粉丝,现在《薄暮》动画的制作人和田浩司,无论如何都希望山本宽能继续做动画而拼命挽留他,当时的山本宽精神上是病态的,所以一开始拒绝了做新动画的请求,动画这类工作还是辞了比较好,在动画行业赚钱大家都变得奇怪了,但最终还是被和田浩司说服了制作新的动画。

山本宽:我的革命也可以说是为了拯救たつき监督而发动的

而在今年,对于创作者的藐视,对于监督的背叛也不断发生,山本宽自己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情,所以对监督们的心情是感同身受,特别是在 2017 年炒监督这类事件引人注目,1 月井端义秀监督说明自己原本是《乌冬之国的金色毛鞠》动画监督,中途被制作人撤换,井端义秀甚至说出了声优与制作人枕营业。《魔法阵咕噜咕噜》动画原先的监督奥居久明被撤换,9 月《兽娘动物园》たつき监督被撤换,山本宽觉得是业界的脓包是一口气的都出现在大家面前。原先在网络上对于这类动画制作内部的揭发也有,但最后落脚点是在「动画行业黑心」,而匿名性又让大家讨论的焦点最后变成了这料是谁爆的,不了了之,而在 2107 年则是在市场和网络上有着一定影响力的制作者接连不断的爆料。另一方面入江泰浩监督在 NHK 节目中说明动画行业面临的严峻现状,伴随着对于动画行业真实情况的说明越来越多,行业整体也迎来了改善问题的好时机。

山本宽:我的革命也可以说是为了拯救たつき监督而发动的

对于监督的选择不是遵从实力主义,而是根据是否方便制作人来决定,简单来说就是制作人讨厌这个人,监督就会被炒,山本宽说自己也听到了其他类似的传闻,自己想要从这种惨状中保护监督们。虽然自己好像是一个人在战斗,但实际上并不是那样,在 2017 年对于业界现状不满批评的声音增加,山本宽觉得自己也要做点什么。现在动画市场已经变冷,虽然乘着风口可以飞上天,但是风口来得快去得也快,实际上这一季动画中人气动画的续作并没有第一季那样的人气。这就是创作者过度讨好观众的结果,「这种程度就行」「这样的制作方式就行」「更换监督也没问题」「动画没有概念也可以」。偶像动画也是如此,可爱的女孩子们聚集在一起说说笑笑就能赚钱的时代已经结束了,观众已经对作品厌烦了,但制作方还没明白过来。现在观众不想买动画周边和 BD 的动力增加,这就是所说的「革命」之一。

山本宽:我的革命也可以说是为了拯救たつき监督而发动的

对于业界山本宽认为与其说是让其改变,更多的是想让这个业界崩溃,现在动画的出资者已经开始减少,社交游戏公司和中国资本都收紧钱袋,伴随而来的就是作品数量逐渐减少,动画越来越卖不出去产生一种恶性循环。山本宽认为创作者的生存手段不是已有的「B to C」模式而是「C to C」(Creator to Customer),跨过即将崩溃的 Business 直接将创作者与消费这联系起来,众筹是这种手段之一。

山本宽:我的革命也可以说是为了拯救たつき监督而发动的

在山本宽眼中动画是属于监督和创作者的,既不是出资者的东西也不是观众的东西,在日本著作权法中,动画的著作者是创作作品的监督,但是著作者并非权利所有者,权利者也就是出资者,山本宽的革命也是有着质问日本法律如何保护著作者权利的一面。动画是属于监督的东西这点是毫不动摇的根本,当然如果是改编动画的话,作品是属于原作者的,而监督在改编动画的时候如果让作品变得混乱被开除也是没办法的。但是对于动画剧本,监督应该有更多的权利主张,所以因为监督的创作而吸引了大量粉丝的作品,更换了监督的话就是本末倒置。

山本宽:我的革命也可以说是为了拯救たつき监督而发动的

革命的三个月中,三个月对应的是 WUG 新章动画播出的时间,自己想在这期间改变一些事情,虽然不能说明具体情况,我身边的人都想要最初的「革命」成功,虽说这或许是个人的事情,但山本宽有自信自己的革命绝对会波及业界。伴随着山本宽的革命是动画商务方面人士会开始意识到行业已经改变了,山本宽认为这也许还会影响到たつき监督和《兽娘动物园》。目前来看たつき监督的回归是不可能的,也不认为有人能代替たつき监督,山本宽还是希望被不合理开除的人能够回来,自己是站在保护创作者的立场上,从这个意义上将自己发动的革命说成是「为了たつき监督重掌大权而发动的」也不过分。当然《兽娘动物园》的问题三个月内也无法解决,山本宽是想让自己作为先行者让大家看到实例,他认为这一定会带来极大的影响。

山本宽:我的革命也可以说是为了拯救たつき监督而发动的

如果大家能够想到在动画制作事前与权利方进行充分沟通比较好的话,这也是一种「革命」,山本宽认为想自己一样会说出很多自己想法的创作者如果变多的话就好了,像上个时代的创作者宫崎骏和庵野秀明就会说明很多自己的看法,而现在三四十岁的动画制作者在谈判交涉方面特别弱。山本宽认为是大家成群结队形成组织来反应自己的意见是最有效的,但这么做对于山本宽来说也是很有风险的,山本宽自己在 10 年里还想做 2、3 部动画,等到了 50 岁的时候就去创立为了动画监督和创作者们的团体组织,自己其实是现在就想马上去做这件事,但现在自己还是想做动画,做完动画,再去拯救现在的伙伴们。

现在这种状态也并不可能去改变重塑行业,只能是将革命诉诸于民意,你想看到怎样的动画?你希望的是那个监督的哪种风格,结合世界潮流和日本国内社会动向来看,山本宽认为现在是发动动画行业自下而上改革很好的时机。

山本宽:我的革命也可以说是为了拯救たつき监督而发动的

本文链接: http://www.acgdoge.net/archives/22463,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