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Gdoge

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gelmannt2年前

08/29
23:46
八卦

另一种观点:众筹、中资、Netflix 远水解不了日本动画的近渴

另一种观点:众筹、中资、Netflix 远水解不了日本动画的近渴

在 8 月初 Netflix 一口气在日本宣布多部平台参与制作的动画以及独占配信的动画后,Netflix 被认为将是日本动画的救世主 IGN 日本也发布过分析文章,认为 Netflix 的此次大动作可能会深远的影响日本动画行业未来的制作方向。不过在 Netflix 救世理论的另一面,也有专门研究流行文化的日本记者提出,无论是众筹、中国资本还是 Netflix 远水解不了日本动画的近渴,如今的日本动画是深植于动画制作委员会制度之上的,短时间内「动画制作委员会」的模式并不会彻底瓦解。

另一种观点:众筹、中资、Netflix 远水解不了日本动画的近渴

这位日本流行文化研究者与专栏作家,首先提到靠众筹是做不了动画的,动画制作是需要庞大的预算, TV 动画 1 话的预算在 1500 万日元到 2000 万日元左右,一季动画 12 话就需要 2 亿日元以上的预算,如果是剧场版动画的话需要 5 亿日元的左右预算,首先这笔制作预算的钱怎么筹集到?一家动画制作公司无法承担这笔费用,曾经还有通过基金面向金融市场为多部动画作品筹集资金,但是由于风险波动无法判读,实际上没有能够通过这种方法回收投资成本的案例。有人说使用众筹面向观众直接募集资金如何,而通过众筹开启制作并大获成功的《在这个世界的角落》,当初众筹到的金额是 3900 万日元,换算成 TV 动画也就只是 2 话的制作预算,实际上《在这个世界的角落》众筹是为了确保制作人员与宣传影片。虽说像《兽娘动物园》这样使用较低预算制作的作品,也代表了不通过制作委员会模式募集资金的可能性存在,但是《兽娘动物园》动画在电视上的播放,相关商品在书店的销售,这种跨媒体联动也要归功于制作委员会成员发挥了自己作用。

另一种观点:众筹、中资、Netflix 远水解不了日本动画的近渴

而 Netflix 还有中国的资本也无法取代制作委员会制度,首先 Netflix 为首的海外视频配信巨头的资金,是以好莱坞的「完成原则」为前提,简单来说就是你作品做完交出来之后,钱才会到你手里,而在作品制作完成前的具体制作资金必须以某种方法确保,另外 Netflix 通常只要求自己拥有配信权而不要求其他权利,反过来说就是作品除了配信以外的商业展开不重视,来自外资的资金虽然极具魅力,但相对的作品规模会变小所以还是还是需要制作委员会的案例比较。

另一种观点:众筹、中资、Netflix 远水解不了日本动画的近渴

中国的资本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课题,确实出超过制作预算的资金可以制作动画,但是做出来的动画卖得出去卖不出去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日本的动画是经过网络小说、漫画、轻小说在产业价值链上清洗和淘汰后才成立的,参加制作委员会的公司也几乎都是以某种形式参与产业链,连日本的作品在动画上进行商业竞争都很难保证胜利,来自中国的原创企划也是如此。

日本动画制作行业问题的根本在于适当的制作工程管理与合理的利润要求,在制作公司订单争夺竞争中,偶尔也能看到抱着制作就亏损的赤字觉悟接订单的案例,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让适当的工程管理很难进行,由此进入「自行车运转」的经营状态,而将制作公司陷入这种越做越赔越赔越做怪圈的原因,归咎于吸收风险扩大收益机会的制作委员会模式是无法理解的。

另一种观点:众筹、中资、Netflix 远水解不了日本动画的近渴

最近 twitter 上也有一位自称是动画制作委员会骨干公司制作人的账号,在 twitter 上解答各种关于动画制作商业企划方面的问题,这个账号也是说明了制作委员会模式本身是为了促进动画制作,而不是吸动画制作的血。同时也有一位 twitter 网友称有制作人说业界工作变得辛苦都是京阿尼的错,因为很多客户上来就是「总之先做个京阿尼那样的动画」,但是做京阿尼那种质量的 TV 动画强人所难了,这位网友发问为何他们不想想自己做不到京阿尼那种水平。这个骨干公司制作人的 twitter 回复说京阿尼的那种自己收集原作自己开发动画的模式,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成的,同样的事情其他公司做未必就是好事,但是京阿尼这种自己募集原作自己开发的模式,是为了改善环境以长远视角构建公司体系的最佳案例。

另一种观点:众筹、中资、Netflix 远水解不了日本动画的近渴

本文链接: http://www.acgdoge.net/archives/20412,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