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Gdoge

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gelmannt3年前

04/22
14:08
八卦

挑战乐器演奏作画,山本宽接受采访表示《薄暮》是回归自己创作原点的作品

挑战乐器演奏作画,山本宽接受采访表示《薄暮》是回归自己创作原点的作品

山本宽的原创剧场版动画《薄暮》,现在众筹企划已经筹集到了将近 1300 万日元,时间还剩下 8 天,再有 200 多万日元宽叔这众筹就成功了。宽叔为了这众筹企划还专门提供了面向中国粉丝的众筹渠道。在今天公开的采访中山本宽提到了《薄暮》这个剧场版动画企划是如何诞生的,本来宽叔都想不做动画监督了,但是在朋友的鼓励下没有放弃还开了众筹企划。对于《薄暮》动画本身宽叔是想鼓励东日本大地震受灾地的居民,同时也想挑战乐曲演奏作画(京阿尼和京吹部看着宽叔)。另外宽叔在采访中也批判了下现在的动画行业做动画总想着卖点卖点,自己的这部动画只是想让人普通的笑普通的哭,是回归自己创作原点。

——山本宽监督您现在已经设立了自己的个人事务所了

挑战乐器演奏作画,山本宽接受采访表示《薄暮》是回归自己创作原点的作品

山本宽:是的,2015 年 10 月创立的,成立也已经有了 1 年多的时间了,在 Ordet 的 10 年里已经没有什么想做的了,因为我与动画制作行业完全合不来,如果可以的话想要远离业界制作自己的动画,实际上我也想过自己放弃当动画监督,还开了家庭会议,今后在东京要做什么为生呢?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遇到了经营糖果公司的和田浩司先生,他与动画行业完全没关系,就是我的熟人,我去邀请 STAFF 们蒸桑拿是和田浩司先生会一起来,我的活动和田浩司先生也会来,但我是希望和田先生不要和动画行业有什么联系,我可是被这个行业二货们坑骗被他们背叛。不过最后和田下生对我说「希望山本宽先生你能继续做动画,如果山本先生你现在放弃做动画的话,将来一定会后悔,请一定要继续做动画」。和田先生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在我的几个动画构思中,我就想到了自己学生时代构思的短篇动画企划《薄暮》

——这个就是正在众筹的《薄暮》动画企划的原型吧?

挑战乐器演奏作画,山本宽接受采访表示《薄暮》是回归自己创作原点的作品

山本宽:是的,总之是想做成小说的形式,但是对于动画的投资大家的心态都很奇怪就像买马票一样,想着一定会赚钱。我与和田先生方面的财务负责人沟通了很长时间,如果《薄暮》动画是和田先生成为投资人,为和田先生制作,作为给和田先生家人礼品的话要怎么办,对方也是在考虑中。这时就听到了《在这世界的角落》通过众筹方式制作动画的事情,但那时我就想,用我的名字去搞众筹企划肯定筹不到钱。但和田先生非常直率热情的鼓励我「请不要抱着对他人的不信任生活。一定会有人来为你的众筹企划投钱」,最后反而说服了我。直接向每个动画粉丝表达「你想看什么,你不想看什么,你喜欢什么,你厌烦什么」,说不定很适合众筹这种形式。说起来这次的众筹企划是对山本宽个人的信任投票

——现在众筹到的资金已经超过 1000 万日元

挑战乐器演奏作画,山本宽接受采访表示《薄暮》是回归自己创作原点的作品

山本宽:因为身无一文,所以白手起家什么都要自己做,在下雨的秋叶原街头 自己还去发过传单,现在就想要「努力的制作动画,如果动画有趣的话请给予赞扬」这样简单的关系,为此能有的手段全部都要使用,与动画行业保持一定的距离,选择草根方式制作动画,再次启动自己的动画项目,不过我也不知道《薄暮》这个动画企划会不会顺利,如果众筹失败的话又要考虑其他的制作手段了

——《薄暮》是以福岛县磐城市为舞台, 2011 年东日本大地震时,山本监督您是作为志愿者前往受灾地,还制作过以受灾地为舞台的慈善动画《Bloom》,果然震灾对您的印象很大吧

挑战乐器演奏作画,山本宽接受采访表示《薄暮》是回归自己创作原点的作品

山本宽:震灾发生后不久就考虑过以福岛县为舞台的企划,这企划就是《真夜中的超级月亮》这个小说。而《薄暮》是自己 20 年前构思的一个企划,当然是和日本东北地区无关,企划的灵感来源是在京都看到的乡下小镇的巴士站,是以关西地区为舞台。但这次的动画是因为好好描写福岛县,所以还是作为了东北三部曲之一。至于地震的影响,当年阪神大地震的时候我也在自己制作动画,震灾就是日常生活崩坏的瞬间,我对于失去的日常的故事有兴趣。

——东日本大地震时,您去了几次东北地区

山本宽:包含志愿者活动的话,大概去了 12 次

——与东北当地的居民见面,对于失去的日常有兴趣,不是有些乖离吗?

挑战乐器演奏作画,山本宽接受采访表示《薄暮》是回归自己创作原点的作品

山本宽:我参加了岩手县大槌町、宮城县气仙沼市的志愿者活动,之后还去采访,也和福岛县磐城市的各位局面见面,每个人的现实生活都被撕裂,家庭和社区也被撕裂,但当地的居民还是落落大方很淡定,这大概是日本东北地区人们的心理特性,大家感叹着「没有办法啊」就接受了震灾后的现实。而遭遇海啸的受灾者中还有人说「如果重加房屋的话,果然还是选在海边比较好啊」。没有憎恶、负面的感情,在大城市的话这种感性是不可能的。当地的老人们保持着「在这样的情况下继续坚强的生活」态度,即便有一些谣传,但依旧要向前坚毅的生活,东北人的这种坚强可能是让我感兴趣,我一次也没有讨厌去东北。我还采访了在福岛县生活的青春期少女和她的母亲,果然年轻人还是很受伤的,大人可以用理性来对抗灾难,但是孩子们的感性还跟不上大人的节奏,这点在《薄暮》动画中如何反应也很苦恼

——现在您对东北人还是很有兴趣吗?

山本宽:是的,比起描写事件,我还是对描写人类更感兴趣,可以感受到生活着的人类的魅力

——在福岛县的采访内容也被加入到《薄暮》的原案中了吗?

山本宽:要加入的要素有很多,索性干脆把《薄暮》做成纪录片不也是挺有趣的吗?所以加入什么要素加多少,一直在讨论,而且也在一直倾听当地居民的声音,关于核电站的问题在动画中也会触及,我们还与生活在临时住宅的避难者进行了交流,不过《薄暮》这部动画是个纯粹的男孩遇到女孩的故事,乡下的男孩子与女孩子的故事,这个故事的根本部分我是不想破坏掉的

——故事的背景就是在磐城市吗?

山本宽:是的,想要在动画中画出的场景,每个地点每个地点的探访,比起圣地巡礼更想让之前提到的访问的那对母女看这部动画,想要把《薄暮》这部动画做成让母女二人快乐的作品,曾请那位母亲看了看《薄暮》的小说原作,结果那位母亲说「我们也会积极向前的生活,所以主人公们也要积极向前看」,我的想法和这位母亲的想法接近,希望《薄暮》这部作品能让那位青春期的女儿看过后感觉「作品真好」「今后也想继续在磐城市生活」

——《薄暮》动画完成的话,和福岛县无关的观众也会看到吧,对于那些观众来说这部动画的卖点是什么?

挑战乐器演奏作画,山本宽接受采访表示《薄暮》是回归自己创作原点的作品

山本宽:《薄暮》是非常普通的恋爱故事,我是在这部动画中反复加入了「日常生活是什么」「我们要如何把握现在眼前的世界」这样简单的哲学问题,有人问我「神薙」的卖点是什么「幸运星」的卖点是什么,我只能回答说是「舞蹈」,我不想做那么简单的卖的动画,所以就与动画行业保持距离。硬要说卖点的话,《薄暮》是要让观众看到小提琴演奏的场景,我在《凉宫春日的忧郁》第 12 话后就没再画过乐器。因为乐器演奏场景制作起来十分困难,《大提琴手高修》乐器演奏场景的出色临场感,CG 技术和真实运动转描技术都无法做出来,单纯的声音响起无法令观众感动,必须要是「音乐」才能感动观众,而这种「音乐」在画面上要如何绘制表现?如果能攻克这个难点顺利的画出来的话,就会带来超级惊艳的表现,我想要挑战演奏场景

——那么《薄暮》的卖点就是演奏场景?

京吹部的演奏

挑战乐器演奏作画,山本宽接受采访表示《薄暮》是回归自己创作原点的作品

山本宽:去年我去调查阅读太宰治和川端康这样作家的纯文学作品,这些文学作品什么也没做一直被当作名著阅读,也没有人去问,太宰治的《女学生》卖点是什么,为什么我们达不到这些文学名著的水平?为什么只有动画在一直追求着华丽这样通俗易懂的卖点?《薄暮》就是一个简单的男孩遇到女孩的故事,但只有这些却被人认为作品无法成立,动画之上必须要有强力的卖点,就是因为过于拘泥这个想法,所以动画行业才自作自受吧。能够(让观众)普通的笑普通的哭就好了啊,现在我是想回归自己的创作原点。

挑战乐器演奏作画,山本宽接受采访表示《薄暮》是回归自己创作原点的作品

本文链接: http://www.acgdoge.net/archives/16967,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