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Gdoge

谈天论地涨姿势

@gelmannt2月前

10/20
21:11
八卦

天生叛逆我就是我,新海诚接受专访谈《你的名字。》大红大紫后未来自己的创作

天生叛逆我就是我,新海诚接受专访谈《你的名字。》大红大紫后未来自己的创作

《你的名字。》动画从本周起开始陆续在日本以外地区上映,台湾、香港。新加坡都确定了上映的日期,中国大陆也确定将会引进这部作品。在创造了一个夏天的票房奇迹后《你的名字。》在日本本土的票房增速已经开始回落,现在也许可能更冷静客观的看待这部作品,新海诚在接受日本媒体《每日新闻》的采访中就再次详谈了《你的名字。》制作中自己的观点,以及在《你的名字。》之后自己的一些小规划,在访谈中新海诚透露出了天生叛逆我就是我的霸气一面,诚哥是硬生生的活出了励志日剧男主的范儿。

——在娱乐方式多样化的现在,让年轻人掏钱买票进电影院越来越难,新海诚监督是如何俘获年轻观众的心的呢?

新海诚:前几天出席某电视节目时,收到了来自女高中生「为什么你个 40 多岁大叔对我们十几岁少女心这么熟悉?」这样有点失礼的提问(笑),我并没有去找年轻人取材也没想真实刻画,但是对于十几岁的年轻人来说是不是存在类似的真实苦恋?即使有和 40 多岁的人感受也多少有些不同,我十几岁时也有过苦涩的青春,即便时间已经冲淡了一切,但是现在想起来还是很苦涩很憧憬,即便得不到但是长大后依旧觉得无比耀眼,不断在青春中寻找答案的妹子们并不会突然之间变成大人,而是要一直持续渐渐的成熟,相较于代沟和性别差异,每个人不同的成长经历差别更大,这种人类个体之间的差异我是没有办法面面俱到都考虑到的

——您是如何考虑观众观影的感受?

天生叛逆我就是我,新海诚接受专访谈《你的名字。》大红大紫后未来自己的创作

新海诚:不只是这部作品,观众的观影感受我在脑中还有创作中都会进行充分的模拟考虑,要让观众不会感到无聊,即便是看不懂眼前的剧情也会对作品本身抱有兴趣,我并不是采用超越创作者本分的制作方法,而是考虑如何传达怎样把情感传达给观众,特别是这次的《你的名字。》十分重视脚本,和制作人开会花了半年的时间来改良剧本,我在剧本之前先创作分镜,分镜也是我一个人完全绘制的,自己一边一个人画分镜一边考虑剧本的事情

——看了目前为止您的作品都是给人「做自己想做的动画」这样的印象

天生叛逆我就是我,新海诚接受专访谈《你的名字。》大红大紫后未来自己的创作

新海诚:从我创作《星之声》开始,我做动画当然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创作欲望,同时也是想让别人能看到自己的作品,从让认识的朋友看到自己的动画得到感动到让素未谋面的观众看到自己的作品而感动,「把感情传达给某人」这个创作初心是从未改变的,每回的作品我都会进行反省,和自己想象的一样没能传达给观众的是什么,没能按照预期传达给观众的又是什么。例如《秒速五厘米》,有觉得被治愈的观众也有觉得「心灵受到伤害再也不看」的观众。社会上也有说是一部致郁动画的,能够从作品中感受到什么强烈的感情其实是件好事,我想要传达给观众的是乐观向上的态度,14 年来我一直在进行试错,无论是《追逐繁星的孩子》还是《言叶之庭》在制作时,每周都会听取身边的人对于剧本的意见。这次《你的名字。》剧本是彻底听取了方向性很强的川村元气制作人的意见。

——我个人比较喜欢您目前所有作品中的中短篇动画,这次《你的名字。》是一部长篇动画,关于长篇和短篇动画您怎么看?

新海诚:村上春树的作品无论长篇还是短篇我都很喜欢,不过能够翻来覆去读的是村上春树的短篇小说,有喜欢我长篇作品的人,也有喜欢我短篇作品的人,每次我制作新作都会对前作做一个反省,短篇之后做长篇,长篇之后做中、短篇,《星之声》后做了长篇的《云之彼端,约定的地方》,之后又做了由三部短篇组成的《秒速五厘米》,后来再做长篇《追逐繁星的孩子》,在这之后就是中篇《言叶之庭》,现在就是长篇的《你的名字。》,某种程度上这部作品是我职业生涯中做的最称心如意的,因此下一部作品并不想做短篇。《你的名字。》是我第一次真正做长篇动画,之前的《云之彼端》和《追逐繁星的孩子》我并没能完全把控好两个小时内容的制作,「这个段落衔接的不太好,事到如今也没法改了」这种事也有。观众能否接受再说,我现在很想再做一部长篇动画,现在的新海诚应该做得到完全把控好长篇动画

——您一直在做「少年少女纠葛交错」的主题作品,今后会考虑制作其他主题动画还是继续在这一主题上深耕?

天生叛逆我就是我,新海诚接受专访谈《你的名字。》大红大紫后未来自己的创作

新海诚:当初的《言叶之庭》观影人数只有 10 万,而现在《你的名字。》是 1000 万观影人数,观众人数就增长了 100 倍,很多人提到新海诚就会想到《你的名字。》,就会想再看一次新海诚制作的少年遇到少女的动画。大多数观众是这么想的,我也想再做一部类似题材的作品,同时我也会想自己会不会只会做着一种题材的作品。在《言叶之庭》的小说中我也可以写出来也动画中主题不同的故事,本来这部小说就是不同的章构成一本小说的内容,在某一章我可以用母亲的视角来展开故事,不一定非要以恋爱为故事主线,除了男女关系以外自己也在不断挖掘自己能创作的其他主题,新海诚故事的题材范围能够扩展到哪里,自己现在也在思考这件事,虽然目前还没有头绪,但是我想要有一些和以往不同的东西出现。

——关于《你的名字。》动画故事的部分,我很好奇您削除了什么内容,加納新太先生创作的《你的名字。》外传小说中,三叶父亲的那章令人十分感兴趣。

天生叛逆我就是我,新海诚接受专访谈《你的名字。》大红大紫后未来自己的创作

新海诚:动画制作结束后一直很忙,实际上我还没有拜读加纳新太先生写的《你的名字。》外传小说,我连读自己作品的小说的空闲时间都没有(笑)。在《追逐繁星的孩子》这部动画中写了失去妻子的丈夫的故事,这次《你的名字。》里三叶的父亲也是丧妻,不过我没去写三叶父亲的故事,动画制作上一些模糊的设定和背景故事,在加纳先生写的外传小说中得到了补充,妻子去世自己又没有什么特殊能力的男人,更接近我们所在的现实世界,制作动画我们要考虑观众想要看到什么,其实制作时 STAFF 对于剧本有各种各样的建议,像是多深挖三叶父亲的故事,三叶和泷一见钟情的场景应该更多的进行刻画,但最后我舍弃了这些意见,前倨后恭一味迎合别人的意见不是做电影的目的,在有限的 107 分钟内必须要做出有趣的故事才行,有人指责舍弃掉的剧情中有很重要的东西,说不定里面有一些能成为下部作品的源点构思,但对于这次《你的名字。》来说我认为这些剧情就该被舍弃。

——您听到了粉丝关于这部作品的什么意见?

新海诚:其实我对粉丝的意见印象很模糊,从网络上的讨论和一些博客文章来看大家都认为《你的名字。》和之前我的动画作品差不多,村上春树在随笔中曾经写过「书籍畅销 10 万册就会获得世人的喜爱,当《挪威森林》卖了 100 万册时得不到世人的憎恨令人寂寞」。我和村上春树的观点不同,观影人数增加 100 倍,和观众的距离感会产生变化,但观众惊人的热情不会产生改变,《言叶之庭》就是卖了 10 完本的作品,但也没见到所有世人都喜爱支持我,伴随着网络发展作品覆盖的人群也越来越广,在东京下北泽数千人看了我制作的《星之声》,结果网络上喷我的夸我的声音都有,这点一直没有变过。

——虽然是一部比较容易理解接受的作品,但是也有制作顺利的部分和制作困难的部分吧

天生叛逆我就是我,新海诚接受专访谈《你的名字。》大红大紫后未来自己的创作

新海诚:《你的名字。》有我个人追求的部分也有要向观众传达的部分,观众是第一位的,我特别追求认真的其实是制作技术,颜色设计等画面制作的部分。我会和制作者们进行深入交流,想让让画面更加精彩。而没能做到这点一来是时间有限,二来是相较于行业前辈们我的经验还不足。至今为止我的作品所有的色彩设计都是我自己亲自进行。目前我正在制作某个动画广告,我想要制作出比现在更精彩细致的理想画面,不过就这次《你的名字。》观影人数增加 100 倍的结果来看,我个人对画面的满足与观众对整部作品的满足并没有什么关系(笑)。我至少现在追求的还是作品把本身的故事,台词语调的节奏感和速度感。也许这才是我z做动画的真正武器。至于最难的部分是什么,我还没有梳理过。

新海诚:以前的采访中也有被人说「新海诚先生制作动画全部都是按部就班计划好的吧」(笑)。从外人眼里来看确实是这样,实际上我是把自己动画的核心精神告诉给制作者们,之后就交给制作者们来进行具体制作。在一开始自主制作动画的阶段,我给很多人都留下了动画所有工序都是自己制作这么个强烈的印象,不过就绘画方面来说比我强 1 万倍的人在日本动画业界有很多。

——就我个人而言感觉新海诚监督的作品中有少女漫画故事风格,这点您怎么看?

新海诚的父亲

天生叛逆我就是我,新海诚接受专访谈《你的名字。》大红大紫后未来自己的创作

新海诚:我的作品中没有父权主义、父性主义,从这点来讲和很多女性作家的小说讨人喜欢的地方说不定是相同的,我的父亲很看重权威,会说男人应该怎样,女人应该怎样,而经常对我说你应该如何如何的父母,对我的影响有好有坏,我一直很反抗这种来自父母的指手画脚,也很讨厌被父母说教。所以对于一些影评家说新海诚的作品应该怎样怎样我很生气,而有些电影也是带有强烈的说教主张色彩来制作,告诉观众「少年和少女应该这样成长,这样的环境才能有利于人类成长」,我不想做这种价值观很强的电影,我只是想做面对多样的选择有所迷茫的故事。

新海诚这真是活出了励志日剧男主角的范儿,家境殷实但自小叛逆,不愿听从父母的安排,大学毕业跑到和家里无关的游戏公司工作,做出来的动画一开始是自主制作后来也是做自己想做的作品,厚积薄发十几年终于在 2016 年的夏天创造了新的历史。

天生叛逆我就是我,新海诚接受专访谈《你的名字。》大红大紫后未来自己的创作

本文链接: http://www.acgdoge.net/archives/12028, 转载请注明出处